“這廢物竟然還敢還手,我倒要看看他是怎麼死的!”

    有人見到劉信對著夏侯明出手,立刻一臉不屑的諷刺道。

    “砰!”

    下一刻,人群便聽到一道悶響傳出,劉信釋放的這一道拳芒直接轟擊在了夏侯明的手腕之上。

    樸實無華的一拳,角度,時機,力道掌握的卻恰到好處,頓時讓夏侯明感覺自己的手腕一陣劇痛。

    這讓他口中不由自主的發出一道慘叫之音,只感覺自己手腕內的骨骼彷彿都要碎裂掉一般。

    這使得夏侯明腳步不由得連連後退,額頭上都被疼出冷汗來。

    劉信一愣,他根本沒有想到,自己死馬當活馬醫轟出的一拳,竟然會有此等威力。

    這讓劉信心中信心倍增,腳步朝前一踏,將葉峰傳授於他的那套霸天神拳口訣全部的釋放了出來。

    一道道凌厲的拳芒瘋狂的朝著夏侯明的身體轟擊了過去,每一道拳芒看一次都極為的簡單,但卻沒有絲毫的拖泥帶水。

    攻擊之處,這都是夏侯明難以防守的方位,剛剛手腕被轟的受傷,夏侯明慌亂之下,只能用一支手抵抗。

    然而,劉信的攻擊卻實在太過狂猛,霸天神拳的九種招式,不停的變換著,每一道拳芒威力都非常可怕。

    僅僅幾個呼吸的時間,便將夏侯明打得措手不及,腳步再度被逼迫的連連後退。

    “這怎麼可能?這廢物怎麼突然間變得如此厲害?”

    在場諸人見到這不可思議的一幕,神色也皆都愣在了那裡,有人如此開口說道。

    他們做夢都沒有想到會有眼前的一幕發生,那些坐在看台位置之上的夏侯家高層長老人物也不由的一陣意外。

    見到劉信施展的這道拳芒,心中暗自叫絕,一位高層長老更是直接從座位上起身,不由得拍手讚揚道:“這套拳法好厲害,看似招式簡單,其中卻經過了非常精準的改動,使得這一套普通武修修煉的基礎拳法,轉化為了如今這等高等級的功法武技,改造這套拳法的人,定然是某位世外高人!“

    許多人聽到那位高層長老人物的話,臉上震驚之色更加的濃郁,紛紛在心中暗自猜測,劉信這套拳法究竟是出自誰之手。

    “這廢物,不知道從哪裡學來了這麼厲害的功法武技,夏侯明有些堅持不住了!”

    夏侯嬌俏臉上盡是震驚之色,不由得如此開口說道,她與哥哥夏侯徵也參加了數場戰鬥,如今,這都是全盛的狀態晉級到了這一輪。

    “這絕對不可能!以劉信的資質,定然有全職高手指點他,如若不然,他怎麼可能會是夏侯明的對手?”

    夏侯徵一臉震驚的說道。

    “轟!”

    而他的話音剛剛落下,便聽到戰台之上傳來了一道可怕的震盪之音,伴隨著這道震盪之音一同傳出的乃是夏侯錚的一道慘叫聲。

    人群目光轉過,一臉不可置信的朝著戰台所在的方位望去,便看到,在劉信轟出的一道可怕拳芒之下,夏侯明的身體直接被轟飛了出去,跌落戰台!

    靜,空間內一片寂靜,所有人全部呆愣在了那裡,一臉不可置信的看向戰台所在的方位。

    剛剛劉信轟出的那道拳芒實在太過驚艷,讓夏侯明毫無招架之力。

    夏侯明在戰台之下,面色蒼白,剛剛承受劉信的一道拳芒,使得他身軀內受了不輕的傷勢。

    但此刻的他,卻似乎將自己身上的傷痛完全的忘記了,心中的震驚以及落寞之意佔據了他的所有。

    望著戰台之上的劉信,夏侯明似乎依舊沒能反應過來,他夏侯明是何等的高傲,他乃是夏侯家嫡系子孫,天賦異禀。

    在夏侯家一向受到重點培養,而劉信,卻是一個在夏侯家人人唾棄的廢物。

    如今,他夏侯明在家族半年考核的戰台之上,竟然帶給了這樣一個廢人。

這讓夏侯明無論如何都接受不了這個事實,一想到自己之前在眾人面前誇下的種種海口,他心中更是生出幾分自慚形穢之感。

    他知道,這一敗可能將改變他的命運,從今往後,他再也不是那個夏侯家天才人物。

    劉信舉起自己剛剛將夏侯明峰下戰台的拳頭,同樣一臉的不可置信,他甚至在認為自己是在做夢。

    以他的實力,根本不是夏侯明的對手,而剛剛他按照葉峰傳授他的口訣,卻非常輕鬆的戰勝了對方。

    劉信瞬間反應過來,目光看向戰台下方依舊一就笑意的葉峰,沐光徹底變得不一樣了起來。

    若說他之前對葉峰的種種恭敬,完全源自於感覺,而如今,他的恭敬卻由欽佩所取代。

    他知道,眼前的這個青年,與他之前一直猜測的一樣,並不像他表面看起來那麼簡單。

    隨意的傳授一套拳法,便可以讓他整個人的實力發生翻天覆地的變化,即便是他夏侯家的大能長老人物,也無法做到吧!

    “劉信勝!”

    就在此刻,主持長老人物宣布了這場戰鬥的結果,只是那道話語聽起來非常木訥。

    似乎也被這場戰鬥的結果給震驚到了。

    “葉兄,謝謝你!”

    劉信走下戰台,不由得對著葉峰躬身行禮,表示感激。

    葉峰上前一步,將劉信的身體扶了起來,說道:“你我兄弟一場,不必客氣”

    二人說出的話,讓在場諸人一臉的不解,劉信戰勝了夏侯明,與著葉峰有什麼關係?

    在場之中,恐怕只有二人身旁的林柔看懂了這一切,在一旁笑而不語。

    很快,戰鬥繼續進行,每一輪戰鬥都無比的精彩,夏侯家青年人物紛紛各顯神通,盡量的在戰台之上將自己全部實力釋放出來。

    自從劉信戰勝了夏侯明之後,在場之中的夏侯家青年人物,便沒有人再敢看不起他。

    而劉信接下來參加了幾輪戰鬥,也證明了這一點,曾經的那個處處受人唾棄的廢物,竟然在短時間內完成了華麗蛻變。

    數輪戰鬥,接都輕易戰勝對手。讓在場諸人大跌眼鏡。一時間,許多夏侯家強者都不希望與劉信抽在一塊。

    夏侯家半年考核如何如荼的進行著。

    而在廣安城城主府內,同樣有的一場考核正在進行,赫然正是城主府的月考。

    城主府月考每月進行一次,雖然頻繁了一些,但在規模上,絕對是夏侯家半年考核的數倍。

    參加的人數也不是夏侯家可比的。

    只是,在規則上有所不同,參加城主府月考的軍士只需要接住考官的三招,便算合格。

    五招以上,視為優秀,可以受到城主府的重點培養,因此,許多軍士都努力提升自己的實力,想要通過月考展示自己,為自己創造更多的發展空間。

    但是,城主府派出的考官,大多數實力都非常可怕,接住他們三招的人便不是很多,更不要說五招以上,那幾乎是鳳毛麟角的存在。

    “轟!”

    一道悶響傳出,城主府校場戰台之上,一位考官的可怕拳芒,直接轟在了一位軍士的身體之上,頓時使得那位軍士口中發出慘叫,身軀直接被震飛了出去,落地之時口吐鮮血!

    “連我三招都接不住,你還有什麼資格在城主府任職?”

    那位考官負手而立,臉上帶著傲然之意!曾經的他,也是從軍士一點點的爬上來的。

    那位軍士臉色難看,艱難的站起身來,他這次考核不合格,如果在累計兩次,他便可以回家了。

    在這位軍士被轟下戰台之後,下一位軍士戰戰兢兢的從隊伍之中走出,下面,由他參加考核。

    這位軍士身材有些瘦削,面容之上還帶著幾分稚嫩,似乎年齡並不是很大。而他的手中,拿著一柄看上去非常普通的長槍。

    這種長槍,即便在城主府的軍營之中,都很少出現,一看便知是某位採購之人購買過來充數的。

    那些資格比較老的軍士人物自然不會要這樣的廢銅爛鐵,最後便輪到了這位剛剛進入軍營的新軍士手中。

    他,只能被動接受這最低等的兵器,沒有任何的話語權。

    這名軍士垂頭喪氣的走上戰台,心中始終在忐忑著,面對前方那位高大威猛的考官,他有些想要放棄了,便如此開口說道:“考官大人,在下不是您的對手,能否就此認輸?“

    聽到這位軍士的話,下方許多人紛紛嘲諷的大笑了起來,認為此人是個孬種。

    對面的那名考官,臉色也是一沉,說道:“?!城主府的月考其實你想認輸就能認輸的來吧,放馬過來,用你的槍刺我”

    感受到考官身上釋放的威嚴氣息,那名軍士一臉的垂頭喪氣,看來,他也避免不了之前那名軍士的命運了。

    這名軍士口中發出怒吼之音,臉上浮現一種豁出去的表情,手持那柄長槍,瘋狂的朝著考官所在的方位衝了過去。

    在到達考官身體前方之時,他一槍刺出,槍芒在空間中劃出一道寒光,速度也非常迅捷!

    只是,這種攻擊速度,在考官的眼中卻比蝸牛快不了多少,只見這考官,臉上浮現一抹諷刺的神色,輕描淡寫的伸出一隻手,便想要將這名軍士手中的長槍奪下。